文章
  • 文章
搜索

立足农村   发展农业    服务农民

中国要强,农业必须强;中国要美,农村必须美;中国要富,农民必须富。

皖西副刊
  • 杜钰泽:旧时年光旧时游

    我倏然醒来。我不知道我是怎么醒的,我也不知我睡了多久。作为一只矿泉水瓶,我能以物质的形态存活几百万年。我艰难地转动脖子,四周黑压压的,无数的同胞在这谷底的深渊发出低沉的哀嚎,突然,一个似乎熟悉又十分陌生的声音从很远处传来,谷底的哀嚎停止了,谷底静得出奇。是人类吗?我想起了我最后一次与人类见面的场景。我从一个工厂里加工出来,与其他的同胞一起卖给了一个瘦小而不赢弱的老人,他脸上有着山沟般的褶纹。他用一根长扁担挑着我们,乘着一辆破烂的大巴车与其他一些背着鼓胀得像注水过的猪的肚皮的旅行包的人摇晃地来到了一

  • 杜钰泽:春花璀璨遍地开

    武汉这个国际大都市,高楼林立,灯火通明,车水马龙,到处是人们匆匆的身影,他们自信而乐观,他们幸福而忙碌,却不曾料想到,一层层乌云正在向他们明媚的高空逼来……2019年12月21日武汉某医院呼吸内科住院部病房里一片嘈杂。几位医生快步推来一位新呼吸道患者,将他安置在双人病房,突然这位新患者双目圆瞪,盯着旁边插着呼吸机的老患者,嘴唇抖动着:“陈总,你怎么也生病了?”。而这一切落在了她的眼中,她心中莫名一惊,她是科室主任,这位被称为陈总的患者,是她负责主治的,这位患者,肺部严重感染,但是用常规的治疗肺炎药物却无

  • 《祝愿抗疫一线的人快点回家》

    雷声怒吼,天空像被撕裂一角时值正月,春节一切文艺汇演已经暂停街道一片冷清,商铺多数已经关门路上没有人,公园没有嬉闹的小孩,没有散步的老人一切那么安静,仿佛时针卡在钟表那一格每个人都慢下来,开始倾听大自然的声音拾阶而下,只听到脚步与雨声小区入口日夜紧守,接过哥哥从门外送来的大米和蔬菜才一个多月,他头发白了一大半作为一名警察,每天巡逻,执勤哥哥告诉我,他递交了抗疫一线的请战书我说宝宝才三岁。“我必须去,这是我的职责”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我眼眶湿了是谁让这场疫情发生了?又是谁在为我们拼力撑伞挡在疫情最前

  • 春天给我们带来新生

    鸟在喊着什么,是春天生病了吗?每个人都戴上口罩,背着喷雾器消毒不能串门,不能聚餐每天出入要登记,测量体温,跟多的人接触,就成了“危险”人这个城市病了,医院不够用每栋楼都是隔离求救人武汉告急 ,湖北告急,华中告急短短十天,火神山雷神山医院建成全国各地救灾物资,救援队伍汇聚武汉病毒还在增加,死亡也还在发生主动请缨的医务工作者,抗疫一线的工作人员他们是逆行者,请战书上“我还年轻没有结婚,没有家庭负担,但请别告诉我的父母”…年轻的,还有孩子刚满月的,还有70多岁的院士~他们都有孩子,妻子,丈夫,父母…病毒感

  • 城西湖乡开展缅怀革命烈士活动

    为强化城西湖乡党员干部党史学习教育,缅怀革命先烈,弘扬爱国主义精神。4月7日上午,城西湖乡在霍邱县烈士陵园开展“缅怀革命烈士 追寻红色记忆”祭扫烈士活动,机关党支部全体党员与乡直单位负责人参加了活动。

  • 群众话民生:“民生”相伴创业路

    我叫童维新,今年32岁,是一个一直砥砺奋进的青年人,我的老家位于六安市金寨县果子园乡白纸棚村。小时候家里很穷,很早就被迫放弃了学业外出打工,但在城市呆久了感觉自己依然是个农村人,对家乡始终充满了深深的思念。十年前,做了至今都难以相信的决定:党和国家给予了这么好的民生政策,我要顺应时代的呼唤、贡献更多的力量——回家创业!梦圆家乡,利用电商创特色2010年,我从一名技术工人转向转型为“新时代农民”,在当地政府的指导下,了解国家民生关于发展新型经营主体的政策,新的生产模式可以带动乡亲们一起创业致富。于是经过

  • 群众话民生:家门口的“香窝窝”

    我叫姜新红,家住果子园乡姚冲村,是在册贫困户,今年49岁,前两年需要在家带孙子,就从大城市回到了家。回来以前,我和老伴都在上海打工,一年的务工收入,除去房租生活费等,剩下也没多少。这不,家里的孙子需要人,儿子儿媳在外面,我们就在家里带孙子。长时间务工忙惯了,忽然回家没有就业机会,确实不适应,并且没了收入。农村和大城市不一样——就业机会少,我期盼的是既能在家照顾孙子,又可实现在家门口就业。令人高兴的是,我的愿望竟然实现了。2017年,锦锐服饰就业扶贫车间,落在了家门口,不仅能学到缝纫技术,贫困户还能在政

  • 群众话民生:危房变新房 民生恩难忘

    我叫田世明,家住果子园乡牛食畈村,为在册贫困户。近期的洪涝灾害,又让想起四年前的老房子。自小家里就穷,破旧的瓦土房特别的简陋,又小又黑,地基下沉,墙体有些地方也开裂了。每逢下雨是我最担心的事,在外务工的我也担心家里的房子,特别像现在洪涝灾害,生怕房子随时都会倒塌。记得那年2月份,乡政府包保干部到我家宣传民生工程政策,仔细和我讲解了村危房改造政策,兴奋地告诉可以申请,可解决我家住房安全问题。后来在村委会的帮助下,我写了申请,村里开会评议通过了,后来的各个环节,我自己都没跑一步路,顺利申批成功。就这样

共有3页首页上一页123下一页尾页
技术支持: 阿拉丁网络传媒 | 管理登录